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這不能那不讓,只能遵守規定,不要以身試法。

如今的教師很尷尬,一方面有教學壓力,要出成績;另一方面又不能罰站罰抄寫,要怎麼做才能兩全其美呢?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個人是不打不罵不罰,能哄就哄,能說服教育就說服教育,家長講理的,批評可以嚴厲點,否則,任其發展吧。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很想每個學生都能好好的把課上完,都能學到知識,但是迫於形式,我不敢過分管,一個不小心就惹禍上身,我寒窗苦讀十多年換來的工作,我要養家糊口,不會因為任何人丟了我的飯碗,也不值得。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所以,教師只能盡力而為,能力之外的事就沒辦法了。

這是個讓老師很鬱悶的問題。

反正我作為一線教師,看到學生搗亂了,我一般情況下會說服教育,如果屢教不改,我就只好讓他到教室外頭或者教室後頭罰站了。

我想這種情況每個老師都有過吧。

可是呢,如果你說,不讓學生罰站,也不讓學生抄寫課文,那該咋辦呢?

可以有以下法子: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1、罰他替學生做值日。

做值日是個好辦法。一方面,表示這是懲罰,另一方面,也能鍛煉孩子的動手能力,告訴他勞動的重要性。

我就常常讓搗亂的學生去清掃辦公室。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2、不能罰學生站,那麼可以罰學生坐着啊。

讓學生坐到前邊來,在老師的眼皮底下坐着,看還敢不敢搗亂。

3、也或者,罰學生做一些他不願意做,不好意思做的動作。比如,學貓叫,比如,讓他做俯卧撐,等等,換個方式就好了啦。

4、不能罰抄作業,那麼就罰背課文吧。被課程表也行啊。
規定很奇葩,換個方式就行了。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懲罰方式多了去了,跑六圈。做鬼臉。幫老師做事情。給校長打水······開動腦筋,反正就是讓學生動起來,讓他覺着是自己做錯了,實在接受懲罰。

既然法律都說了,不能罰站,不能罰抄課文,那就只好改法子了。總不能學生犯錯了,老師不敢管吧。儘量不要打罵學生,不然,師道尊嚴真箇就沒有了。咱不做違法的事情,咱們是好公民。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這就不知道做了麼?年輕教師還是經驗少啊。鑒於現在社會的風氣和以及上級主管部門的要求,以及專家們所倡導的教育理念,建議教師遇事不要急燥,耐心進行教育引導,語氣要保持平和,用詞不能太尖銳,更不能處罰學生。具體做法我列舉幾點。

對於作業不認真、不及時,或不完成作業的學生

首先要說明作業的功能(注意是功能,而不是重要性)是幫助學生更好地掌握知識,如果已經掌握也能起到很好地鞏固作用。其次,作業的題型多變,也是所學知識的拓展應用,畢竟學知識就是為了應用的,作業中的習題就是應用的第一步。第三,通過作業中的練習,也能發現學習中的不足,可以有針對性加強。最後,作業也是學習的組成部分,缺少了這一部分,學習是不完整的,已經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來學習,何不做到完美呢?此外,不可急燥,讓學生一點點改進,一有進步就加以表揚,同時鼓勵學生還有進步的空間。同時,加強家校聯繫也是一種方法,但要視家長反應把握尺度,儘量做到告知,但不要提要求。

對於上課不遵守紀律的學生。

最好不要直接批評學生,用例舉法說一些遵守紀律的正面案例,讓學生逐步了解遵守紀律的好處,傳播正能量。還可以創設情境,讓學生體驗不遵守紀律給他人帶來的困擾。最後,讓學生自己辨別,達到教育的效果。

對於屢教不改,嚴重影響教學的學生。

最好的辦法是整理學生的情況上報校領導,讓校領導來處理,千萬不要私自處理,因為這類學生的家長非常難纏,完全不講道理,教師個人沒有處理的能力。如果學校不處理(學校一般會及時處理,但也有極少數不管的),則上報教體局,一般教體局會責令學校處理。

「教書育人」是教師的本份,具體實施起來是講究方法的。最恰當的做法是在課堂教學活動中傳播正能量,潛移默化地培養學生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等,而不是單獨拎一個學生出來批評。簡單來說,就是在教書的過程中通過情感體驗達到育人的目的。

教師在教學活動中要注意保護自己,嚴格按規章制度去做,做到有理有據有節,教師個人有想法是好事,但一人之力無力回天,可以抱有希望,但不能奢望。記住一點——教師不要處罰學生,切記切記。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國的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都強調,要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平等地對待學生,關注個體差異因材施教,不得實施體罰和變相體罰。作為教師,首先要明確這些法律法規,了解體罰與變相體罰的含義,切記千萬不能越界,其實這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方法和手段。當然抄寫課文是屬於變相體罰的範疇,一則是因為課文過長,二則是因為學生在抄課文時的心境並不有利於記住課文,反而會形成逆反,更不利於課文的學習與知識的掌握。如果教師能夠認真的分析一下,抄課文這樣懲罰的利與弊,相信就不會對學生有如此的做法。


一、師德為先,身正為范


在這樣的社會大背景下,教師惟有提高自身的師德修養,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影響學生。試想如果教師,在教育教學活動中能夠深入淺出幽默風趣,能夠深深的吸引學生的注意力和興趣,那麼將不用維持秩序,學生也能夠津津有味兒得沿着教育教學的思路去思考去探究。


二、親其師而重其道


如果把精力放在如何用各種方式去規範學生,不如想一想怎樣從自身為切入點來吸引學生,正所謂親其師而重其道。學生如果喜歡這個教師,那他一定會認真努力的去學好這門功課,甚至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努力學好,其實並不需要體罰與變相體罰,學生就會不必揚鞭自奮蹄。


三、因人而異因材施教


教師是沒有必要去糾結好學生與壞學生,每個學生都是獨特的個體,都有其優勢與不足,所以要用發展的眼光,辯證的眼光去平等的看待每一位學生。能夠根據學生的特點優勢因材施教。特別要注意對學生進行縱向的比較,如果能夠有一點兒進步,就可以大家的表揚和鼓勵,增強學生的自信心,使他能夠進一步提高自身的學習成績。


四、關注差異,因勢利導


俗話說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每個學生他在沿着相似進程發展的過程中,到達某一水平的速度是不完全相同的,我們不能拿同一把尺子衡量所有的學生。教師要做的就是發現他的優勢,在提升它優勢的同時,告訴他如果能夠把數學再學得好一些就更好了,在肯定的同時向學生提出一些更高一點的要求。

謝謝邀請!關於這個問題如何討論也無濟於事,我就來說一說我以及我身邊的同事們是如何處理學生的!

首先,法律規定必須遵守!

既然現在已經規定了不能對學生施以體罰或變相體罰,那麼所謂的罰站、抄寫課文、罰跑步、罰打掃衛生、罰給班級買勞動工具,甚至你把學生叫來多說幾句可能都屬於變相體罰的範疇,(損害了學生的自尊心這個鍋更大更黑!),也就是說,你所採取的一切行動一切辦法都可能被劃入體罰或變相體罰!總原則必須遵守,一切可能涉及的手段都不可以實行!

其次,班級必須管理!

班級管理還要繼續,靠學生的自覺性維持紀律那就是個笑話!那麼,我就來說說我們是怎麼做的!俗話說;「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在學生剛進校時,我們就跟學生家長一個一個溝通過,先聲明,我們可能要進行體罰,首先家長是否同意,其次家長對體罰的程度能接受多少,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家長同意了還要跟學生本人進行溝通,能認同咱就實行,不能認同咱也可以另想辦法!(值得慶幸的是,我們身處偏遠地區,民風淳樸,大部分家長都沒有先進的法律意識,只是基於一般情理認同對學生採取一般化的懲罰,甚至有的家長請我們放開手腳該打的打,該罵的罵。承諾有任何後果都不找我們麻煩!在此多謝這些家長的信任。)當然,就算家長和學生都認同接受處罰,我們還要把握處罰的程度!在學生接受懲罰過程中時刻關注學生的思想動態,稍有異動就停止處罰!(我們深知,家長的通情達理是基於學生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的情況下,當學生真出了意外,家長還找不到責任人以及情緒傾瀉對象的時候,這個又大又黑的鍋捨我其誰!)我們就這樣常年行走在法律的邊緣,是一群刀尖上的舞者!

最後,管理學生終極手段!

雖然有各種各樣的懲罰手段以及各類應急預案,但不可避免,確實有的學生比較頑劣,家長也可能素質較高(對各類教育法律法規比較熟悉且能靈活運用!),對此,我們首先對該生和顏悅色的進行批評,下次再犯繼續和顏悅色的進行一番思想教育,數次思想教育後,和顏悅色的通知家長來學校拜託家長進行家校協同教育。(以上步奏一是批評和思想工作時叫上班幹部或當眾進行,二是一定留下工作記錄)然後本着合理合法的態度通知家長:「目前班主任經多次教育無果,班主任對此事已經無能為力,請家長進行協同教育。」要麼領回去教育好再帶回來,要麼請家長在學校對自己的孩子進行監護且教育。

曾經,我們以前教育學生的時候(十年前),源於衝動,罵過不學好的學生,甚至打過犯錯誤的學生。在此,感謝這些學生對我們的包容,沒有運用法律手段來維護他們的權利!感謝他們的大度讓我們仍然站在教書育人的講台上!

謝悟空邀請!這個話題一定有很多專業老師和大V都能回答得比我好,但我還是要說說我的看法。

我之前回答過一個問題:教師對學生的懲戒尺度是什麼,國家是否應該出台具體細則?我的回答是應該。那今天我們就來討論這個尺度!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在座80後以前,甚至像我90後,初入學校讀書的記憶應該還沒有磨滅,那個時候,何來體罰一說?我爸跟我老師說的一句話是:老師,辛苦您了,孩子要是不聽話,往死里打!實際倒也沒這麼誇張,主要埋下尊師重道的種子。且先不論是否體罰,那個時代老師真的是手握戒尺,眼中有光,敢管!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被罰過不寫完作業不准回家,作業不做打手心,上課打鬧站過崗,抬着椅子跑過步,可我從來沒敢跟爸媽說,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是老師一路扶着我成長的,教會我去認識這個世界,沒有他們,此刻我也不會在頭條和你們相遇。

現在呢?師生矛盾愈演愈烈,家長介入越來越粗暴,不是說體罰是對的,但適度懲戒是必要的,可是現在連罰站,抄課文也算體罰的話,那麼,什麼不算體罰?上課打鬧不管?不做作業不管?最後家長質問:你怎麼當老師的,我家孩子考試怎麼這麼差?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體罰固然不對,但適度懲戒是必要的。在人倫和道義範圍內的懲戒,無論學生還是家長,都應該學會接受,否則,一個不敢教你的老師,不要指望你能學到些什麼。

當今教育的悲哀。現實中,越來越多家庭對孩缺失關愛,只有溺愛,而又不許教師罰站、罰抄課文、罰跑、罰搞衛生等,某些違紀學生只會越來越「猖狂」。

孩子不懂這個道理,因為他還小,還是個孩子。家長是成年人了,也不懂這個道理?

有這種想法的家長,醒醒吧!否則你的孩子一一老師現在是不能把他怎麼樣,但以後這個社會會把他怎麼樣的!

你的孩子現在不約束自己、多吃點苦,以後會被約束、吃盡苦頭的!

編者按:體罰學生是一個違法行為,這個有必要跟廣大一線教師提個醒。至於「體罰」,「變相體罰」,「懲罰」三者之間如何界定,至今沒有人說得清楚。 這個話題,網上有過很多討論,但是也只是泛泛而談,並不能深入探討。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的大學論文導師寫過一篇論文《體罰、懲罰,罰之辯》中詳細的分析過「體罰」和「懲罰」的不同,但是至於「變相體罰」又沒有很明確的指出來。 不過,大家都認識到一些問題「教育不是萬能的,沒有懲罰的教育不是完美的教育。」,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只要「懲罰學生」掌握好個度也是可以的。可是,這個「懲罰的度」到底是多少度,怎麼掌握這個「度」,也沒有人能說得清楚。

況且,在《義務教育法》和《教師法》,《未成年保護法》等有關教育的法律也並沒有明文規定「老師可以懲罰學生」。有些地方為了學校能更好的管理學生,也在修訂一些教育法規,其中有些地方制定的規章制度中也提出「教師可以適當懲罰學生」的條款。不過,這個「適當」怎麼才算「適當」,沒有一個更加詳細的指導標準。

正因為如此,在老師管理學生的時候,也有可能會出現一些「過度懲罰」的現象發生。這個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老師懲罰學生的過程中,導致學生出現一些極端的事情,比如說回家說謊,或者家長護着學生的時候,就會投訴老師說:「老師體罰學生。」這個時候,老師百口莫辯,教育管理部門為了逃避責任,為了政績也只能儘快處理老師,息事寧人。

所以,只要老師和學生起衝突,無論是老師懲罰學生還是體罰學生,老師都會處於下風。反正,一動手或者做出一些反常的行為,那麼這位老師就有可能丟飯碗。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可見,無論是「懲罰」還是批評教育,老師們都儘量克制,千萬不要為了成績和其他原因而懲罰學生。那麼,老師應該怎麼辦呢?

一,可以沉默冷靜。

當學生擾亂課堂紀律的時候,最多只能嚴肅的批評學生一下,如果他再不聽,那麼自己又要先沉默冷靜幾分靜靜的盯着他看。內心默念「不要衝動,衝動是魔鬼」,「一節課就要結束」,「我先休息幾分鐘」…

二,可以打電話通知家長。

如果第一方法還不管用,那麼就跟家長說一聲,讓家長出面解決這類問題。因為,就算體罰學生,那也是他們的家長體罰比較好,而且他們家長體罰學生還不算是違法的事情,這點對多數學生來說還是很管用的。

三,可以睜着眼睛閉隻眼。

如果跟家長反映也沒用的話,那麼就只能嘗試着睜隻眼閉隻眼,就像那位看着幾位學生在課堂上喝酒,也照樣正常上課一樣,反而不會出什麼事情。這個也是一個好辦法,不過不去的是自己的良心,確實很多老師也做不到。記得有一位女副校長說過「就算不當校長也不能慣着你…」,最後她還真的被處理了。

四,可以找學校領導處理。

這個時候,應該是領導出場的時候了。如果老師自己管理不下去了,可以去請學校領導來處理,可是這個也是老師們不願意做的事情。首先,面子就過不去。其次,現在的學校領導也是早早就推掉了責任,叫他們處理也沒多大用處。可是,總得試一下,萬一遇到能擔當的領導,也是可以解決這類問題的。

五,嘗試寬容理解學生。

如果以上方式都沒用的話,那麼就嘗試着去寬容理解學生吧!反正學生做什麼都是對的,考零分也是可以的,萬一他以後會發展得更好呢?誰還敢否定他讀書不行,做其他事情也不行呢?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風平浪靜,只要學生沒有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大家還是可以相安無事的。

總之,老師除了用那可憐的「批評權」之外,做什麼都需要三思而後行。千萬別衝動,安安穩穩工作到退休才是王道。謝謝大家!

作為一名班主任,我來說說我的做法吧!開學第一天的班會課上,我就會和學生說,作為你們的班主任,我絕對不會放任你們,如果你們做錯了,我甚至會適當的體罰(打屁股,打手板,上課站一節課等),如果哪位同學身體不能承受這些懲罰,請提前和我說!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我用到的懲罰措施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書信說教

因為我的嘴笨,所以我與學生的交流方式便多了一項周記,我每周都會分享一個話題讓學生寫,然後我給回復!當某個學生出現問題時,或者犯錯誤時除了正常的處理,我還會用周記書信的形式取分享去引導學生。

第二,自己決定如何懲罰自己

既然老師不能體罰,那就和學生商量好,讓學生自己決定如何懲罰自己,學生自己做的決定還是不會反悔的,或者牴觸的!例如,有人選擇抄多少遍,有人選擇打掃衛生,有人選擇蹲起,有人選擇跑步等等!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第三,提前制定好規矩

例如作業不完成打10板子,公式沒記下來抄寫20遍,上課多次瞌睡站着聽課,作業寫的不工整看着重寫,等等!但是這一切都是提前定好的規矩,都在學生承受範圍之內,反正我的學生都能接受。

第四,表現匯報

不定期的將學生的表現以書面形式匯報給家長,讓家長書面回復,匯報中包含紀律,作業,表現,考試成績,學習狀態等。

總之,我的理念是學生必須得管,不能放任不管,不能聽之任之,其實管的習慣了,學生還是非常認可老師的,反而如果經常不管,突然管一下,學生必定會反感!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

『大家好,我是老陳,只做精品問答!歡迎關注點讚!』

看了許多回答和評論,個人是這樣認為的。

確實一個老師應該要想方設法的讓自己的課充滿樂趣,這樣就會吸引學生主動學習,就會減去管紀律的精力,我也一直這樣努力,把上課與相聲、歌曲和繪畫連接起來。 效果確實也很不錯,但是學生太多,課的內容也多,無法保證每節課都能夠充滿樂趣,一位老師的精力畢竟有限。

有時候對於那些特別跳的學生真的很生氣,但又拿他沒辦法,想起一句話,感覺很形象「就喜歡你那副看不慣我又幹不了我的樣子」。但是這部分學生(除了極端以外)總會有一個愛好,比如說籃球,偶爾課間和他們打打球也可以讓他們在上你的課的時候不會過分,有些喜歡看漫畫的,你就教他畫畫,表現好再畫一幅送給他。這是我的一種方法。(所以老師,特別是一個中學老師,什麼都要會一點[捂臉]) 。

有時候也想因材施教,給不同基礎的同學布置不同的程度的作業,但是後面反應過來,這樣的因材施教會不會傷害學生自尊心,把學生「等級化」了。很為難。 當然,因材施教肯定不僅僅體現在對作業的設計上,再教法和學法上也千差萬別,但是我們在一個班級上課,只能用一種對大部分人都適應的方法,真的做不到面面俱到,我們只能想方設法的照顧到大部分學生。不可能只針對某一位或某少部分學生進行班級教學。時間和精力都不允許。

最最不理解的是,我現在感覺主要工作是做資料,教書反而成了附屬工作了!以前扶貧還讓我們寫農業方面的教案去教鄉親們創業,懷着忐忑的心情寫了,但都是現學現賣的,真怕誤了人家,還讓我們進行市場分析[捂臉]。農業、創業和市場,這些應該交與專業人士,我們能做的一是實地考察相親們的實際情況及時向上級反應,二是可以進行教育扶貧。要是涉及到農業和金融業,我們真的是搞不來呀[捂臉] 與其說應該把教鞭還於教師,我覺得更應該把教育還於教師,讓教師有更多的時間撲在教育上,因為學生的成績,也是我們的尊嚴。 ——一位一線教師


教師不能讓學生罰站,抄寫課文也屬於變相體罰,那麼教師應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