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紅樓夢》當年首播時,口碑怎麼樣?

87版《紅樓夢》當年首播時,口碑怎麼樣?

今天我們再看87版紅樓,早已成為大眾公認的經典,雖然它也存在很多遺憾,比如太虛幻境因考慮成本沒有拍攝,後四十回的改編在最終播出時,刪減了很多內容,但從其表演、服飾、音樂等諸多方面來看,它仍舊是難得的一部熒屏經典。

87版紅樓夢在豆瓣的評分高達9.5分,這在國產劇里非常少見,有豆友總結其為「大陸電視劇的鎮山之寶」,可見大眾對87版的認可。

任何經典都不可能一開始就是經典,只有經過時間檢驗的作品,才有可能成為經典,實際上,87版紅樓當年剛播出時,並不是像我們今天這樣,幾乎一邊倒的讚揚,而是有很多質疑的聲浪,甚至對87版表示不滿。

這些不滿和質疑,更多地集中表現在演員的表演以及劇本的改編上,而表達不滿的也不是一般的觀眾,而是當時有一定話語權的人物,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輿論領袖,是某一領域的權威或專家,所以他們的話,不容被忽視。

就演員表演來說,對於歐陽奮強扮演的寶玉,有人在肯定之後,也指出了不足:寶玉離神采飄逸的氣質還有距離,孩子氣有餘,才子氣不足……寶玉的形象失之於淺表,只給人留下淡薄、平面的印象……沒有捕捉到寶玉的內在神韻。

對於陳曉旭扮演的黛玉,在肯定曉旭的可取之處之後,也指出劇組在刻畫黛玉這個人物形象時,沒有充分理解原著刻畫的這個人物角色,電視劇里的嗲與給人的感覺就是單純的「妒」,使人反感……

87版《紅樓夢》當年首播時,口碑怎麼樣?

更有人一針見血地指出,電視劇在表現封建社會對人性的扼殺和戕害方面是薄弱的,主要人物寶黛等人作為叛逆者的形象,顯得有些單薄,賈母形象的內涵,也挖的不深。

還有人說,賈母是「金玉良緣」的促成者,是寶黛愛情悲劇的主要製造者,劇中對此表現失當,因而削弱了寶黛愛情悲劇的反封建意義……

當時還有一個知名導演說:電視劇 《紅樓夢》人物總譜鋪排失當,導演應千方百計保一線人物,不應讓寶、黛、釵遜於鳳姐兒,而實際的情況是鄧婕扮演的鳳姐壓倒了一切。

這些都是關於演員在表演上面臨的一些質疑,或者說是非議,也有人對劇本提出了異議,說87版與原著相比,在形似層次上難能可貴,差強人意,從神似層次考察,內蘊、意境的表現,則多有遺憾。

當然,當時圍繞劇本後四十回的改編,也是存在巨大爭論的,有人堅持按照百二十回的本子來改編,有人堅持按曹公本意創造性改編,最終出來的結果,自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人心滿意足,有人義憤填膺,不滿者自然會對劇本更加苛刻和挑剔……

我們可能無法想像,如今被我們視為經典的87版,以及演員精湛的表演,精良的劇本改編,當年會受到如此多的「批評」,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也正是這些批評,說明了87版也並不是完美無缺,也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

且通過各領域專家的各抒己見,我們也看得出,這些人對紅樓夢的摯愛,只有真愛,才會高標準嚴要求,眼裡揉不得任何沙子,恨不能它無可挑剔,但從名著改編影視作品,註定會有很多遺憾。

87版《紅樓夢》當年首播時,口碑怎麼樣?

然而,當年正是因為有許多專家的「盯梢」,才讓劇組在劇本、演員、服飾、音樂、拍攝、製作等方面如履薄冰,精益求精,以求把遺憾減到最少,為我們呈現一版無限接近原著電視劇紅樓夢。

所以,熟知87版掌故的都知道,歐陽奮強為了更接近寶玉形象,外形上墊了下巴,內在上被王扶林導演特批在劇組惡作劇,以便有寶玉的靈性。陳曉旭、鄧婕等人更是一遍一遍地排練,以求最大限度第接近原著人物內心,即便是攝像,也儘可能地找到每個演員的最佳角度。

有句話說,電影是一門遺憾的藝術,其實電視劇何嘗不是這樣?因為一旦拍成,可能就無法改動了,若改動,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無論劇組怎麼做,受限於當時的技術,受限於當時的社會環境,總會有這樣那樣的遺憾,甚至不足。

87版紅樓夢不完美,有很多遺憾,比如時隔三十年,被刪減了太多內容,這一點我們不得不承認,但同時我們也不能否認的是,87版紅樓在時間的檢驗下,早已成為一版難以逾越的熒屏經典。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是大眾選擇的結果,也是時間給出的答案。它的難以逾越,全賴當年拍攝時精益求精的結果。

著名紅學家周汝昌老先生,對87版紅樓的評價是「朱樓搬演多刪落,首尾全龍第一功」,著名紅學家馮其庸對87版紅樓夢的評價是「這是自有《紅樓夢》以來最大的一次普及」。

紅樓夢問世兩百多年來,關於它的影視、戲曲等各類改編作品數不勝數,87央視版紅樓夢只是其中的一種,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也一定是其中閃閃發光的一個。

作者:夕四少,歡迎關注我的頭條號:少讀紅樓,為你講述不一樣的紅樓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