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解答這個問題。國內的相聲小品,大致可以對標為好萊塢的脫口秀、情景喜劇,那麼好萊塢,或者說美國主流觀眾欣賞的脫口秀和情景喜劇,與國內的相聲小品相比,在劇本層面有哪些異同呢?

脫口秀和相聲相比,前者大多是單人表演,在有限的時間內,以幽默諷刺的語言,較為集中地展現對特定主題的看法,結構緊湊、節奏較快。而相聲大多是雙人表演,分為逗哏和捧哏,相互之間主次分明,會以某一具有時間順序的故事為線索,串聯起包袱。因而相對來講,會有張有弛,笑點的密度比脫口秀略低。這也和中國觀眾對相聲的傳統欣賞習慣有關,在電視普及之前,相聲很長時間是通過廣播播放的,人們邊做其他事情邊聽,不會特別專注,如果節奏過快,跟不上,就容易放棄。

情景喜劇和小品相比,前者注重靠人物組織情節,比如我們熟知的《生活大爆炸》、《老友記》,提到劇集想到的就是具有鮮明特色的角色和演員。但是後者則多是通過情節表現人物,以人物性格的反轉、經歷的起伏來達到效果。也就是說,人物的性格是可以通過這些特定事件改變的,最終達成一種「寓教於樂」的教化效果,而不是單純的娛樂標準小品作品是勸世,優秀小品作品則是諷世,這一點就自行體會吧~

中美文化背景、欣賞習慣,都還是有一定不同的,如果讓好萊塢編劇直接來寫相聲小品,可能會在這些方面存在不足。但是不可否認,好萊塢劇本大師的寫作功力、學習速度和行業製作水平都是非常優秀的,加以調整和訓練,寫出平均水平以上的相聲小品肯定沒有問題。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你可真敢想,你就不怕這些把這些「劇本大師」大材小用了嗎?不過我們不妨反過來想想,是不是近些年的中國小品,都開始向電影的形式靠攏了呢?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比如目前最火的喜劇類節目《歡樂喜劇人》,其中的開心麻花團隊的小品,就基本是大片的紀視感。沈騰第一期的小品,就講了一段發生在叢林裡的故事,兩個士兵由於其中一個踩到了地雷,從而引發了一連串搞笑又感人的情節。舞台布景就花費了相當大的工夫,而大屏幕播放的片段就把戲劇情節延伸到了銀幕上,使戲劇和電影銜接在了一起。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沈騰在接受採訪時說,中國的小品再也不是過去一張桌子、兩把椅子的時代了,他要讓人們看到,小品也可以這樣演。的確,這種形式模糊了舞台表演和電影藝術的界限,可是卻越來越不像小品了,尤其是小品的靈魂丟掉了:諷刺現實。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90年代的小品為什麼好看,就是因為它把社會上的一些醜陋現象用喜劇化的手法呈現在了舞台上。《超生游擊隊》諷刺不顧國家計劃生育政策違規超生的現象,《打工奇遇》諷刺的是不法商家銷售假冒偽劣產品的現象,《追星族》諷刺的是年輕人瘋狂追星的現象,《賣拐》諷刺的是一些明知是陷阱卻還要願者上鈎的人。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而如今的小品,諷刺不見了蹤影,確切的說是作者們再也不願把社會意義放在作品裡了,興許他們會把理由歸結於「風聲緊」,轉而把單純的搞笑放到了第一位,久而久之,惡搞經典、堆砌網絡段子、單方面強調形式感成了小品的弊病。比如最新一期《歡樂喜劇人》里丫蛋和程野演的那個小品,開個客棧、灌醉了公公,有什麼內涵和意義可言?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還有一些小品,就是以煽情為目的,為了煽情而煽情,這方面賈玲是尤為突出的一位,她完全誤解了「喜劇的最高境界是悲劇」這句話的含義,把消費親情營造淚點作為她小品的核心,這是非常幼稚的。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其實,近些年也不是沒有好作品,比如沈騰和馬麗合作的《扶不扶》《投其所好》都是非常接地氣的現實作品,可是這樣的作品實在是太少了。但是在迎合觀眾的舞台上,他們仍舊選擇大片式的視覺轟炸,這不得不讓人惋惜,如今的小品是要成精啊!恐怕好萊塢編劇都滿足不了他們吧!

如果讓好萊塢的劇本大師去給國內相聲、小品演員寫劇本,會成為什麼樣的情景?

(鯨魚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