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我預計,小米手機進軍美國的事情不會輸了,華為今年年初被美國政府緊急通知撤出市場就是例子。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太嚴重了,美國市場雖然是一塊大肥肉,不過華為沒有吃到還碰了一鼻子灰,小米這次吃不吃得到,還很難說。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美國的智能手機市場還處於運營商主導的狀態,要在美國賣手機差不多就必須要和運營商合作。華為此前想通過美國運營商AT&T來銷售旗艦機Mate 10 Pro,但AT&T卻迫於政府「信息安全」的壓力,到最後關頭單方面取消合約,導致華為「美國夢」破滅,進軍美國受阻。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小米其實已經進軍了美國市場,不過不是手機,而是充電寶,小米手環和生態鏈產品。小米現在只是宣布手機將進軍美國市場,還未透露具體將會與哪家美國運營商合作。但是「信息安全」會不會再一次成為阻礙中國手機進入美國的藉口,小米如何巧妙的打破美國的封鎖,還需等待具體的計策。最後到底會不會成功,面對已經銅牆鐵壁一般的美國市場,結果還有待商榷。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如果小米手機進入美國市場真的成功了的話,相信對美國手機市場又是一次顛覆。

前不久小米副總裁王翔在採訪中表示小米2019年進軍美國市場計劃不變,他表示並不擔心中美之間的貿易戰,不過現在的情況可能不同了。雷軍在昨天的上市活動中回應了何時進軍美國市場的問題,這次他沒有給出具體的時間,而是說要等小米國際收入超過50%再說,Q1季度中小米海外市場占比為36%。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在當前的大環境下,中國高科技領域的公司進軍美國市場已經有了微妙的變化,中興一事自不必說,華為今年也撤出了美國市場,小米之前的計劃是2019年進軍美國市場,前兩天副總裁王翔在採訪中還表態計劃不變,表示他們有供應鏈廠商的幫助,不擔心會受到美國方面的阻力。

不過昨天小米方面的口氣已經變化了,昨天是小米上市第一天,雷軍在採訪中回答了進軍美國市場的問題,他沒有重申小米進軍美國市場的計劃表,而是說要等小米國際業務占比超過50%之後再說。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根據小米在CDR招股書中的數據,今年Q1季度中小米在中國境內營收219.4億元,其他國家和地區營收124.7億元,國內占比為63.76%,海外占比是36.24%,而2017年國內、海外占比分別是72%、28%,2016年海外占比只有13.4%。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小米海外市場是在大幅增長的,按照這個速度來看今年海外市場占比超過40%無壓力,但是超過50%的占比有點難,在無法突破歐美日韓等發達地區之前,僅僅依靠東南亞、印度等地區的市場很難大幅提升海外收入了。

從小米這次上市的情況來看,中美之間的大環境變化也影響了小米估值,從最初預計的千億美元一路下滑到了540億美元,上市第一天也跌破了發行價,很大一個因素就是投資者對當前的經濟環境看法保守,對小米等公司沒這麼大熱情了。

想要了解更多熱門資訊、玩機技巧、數碼評測、科普深扒,可以點擊右上角關注我們的頭條號:雷科技

-----------------------------------

近年小米的海外市場拓展戰略已經全面實行,智能手機等產品已經遠銷歐洲、印度、東南亞等地。小米去年賣出了9200多萬部手機,其中有不少就是海外用戶貢獻的。

近日,據GSMArena報道,小米高級副總裁王翔表示,小米將在明年進軍美國智能手機市場。據王翔稱,小米將會推出對應美國網絡制式的型號,不過和運營商還沒有達成合作協議。其實,早在今年春季,雷軍就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小米手機將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進入美國。

此外,小米部分硬件產品已經在美國開賣一段時間了,例如小米電視、小米手環、小米充電寶等。但智能手機遲遲未能現身。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目前而言,藉助着小米MIX系列和其他硬件產品,小米品牌在美國已經形成了一定的知名度,此時進入算是順勢而為。在進入歐洲、印度等地後,人口眾多、市場廣闊的美國自然成為小米的下一個目標。

不過,想要在美國市場站穩腳跟,卻並沒有那麼容易。首先,運營商占據了手機零售的主要渠道,小米需要和它們搞好關係。其次,現在中美兩國的貿易關係,或許也會產生一些微妙的影響,華為、中興目前在美國就遇到了不少困難。另外,和傳統廠商相比,小米在手機專利儲備上也會面臨一些問題。不過,小米此前已經和諾基亞達成專利授權協議,加上高通的保駕護航,小米應該做好了準備。

如何評價小米計劃今年年底或2019年初進入美國市場一事?

當然,小米和美國部分廠商的關係一向比較密切,這也是進軍美國比較有利的因素。前面提到的王翔此前是高通在大中華地區的負責人,前谷歌Android產品管理副總裁Hugo Barra離開小米後依然保留了顧問的職位。此外,小米的聯合創始人中很多都和硅谷頗具淵源。

在全球的手機市場中,美國是比較特殊的一個,蘋果的市場份額比較高,相對而言,人們更傾向於高端機,價格戰未必能奏效。對小米來說,如何迅速獲得美國用戶的認可,是它進入當地時需要解決的問題。

小米能在美國打開局面嗎?拭目以待吧!